王义高:制止人才引进泛用财政资金现象
2017-07-19 07:44:12
  • 0
  • 3
  • 6
  • 0

王义高:制止人才引进泛用财政资金现象


导言:政府一旦为人才争夺战推波助澜,必然陷入全国各地政府的攀比,滥用现象,导致人才滥竽充数,假博士,假教授冒领奖励,使出各种骗钱手段。财政是纳税人的钱,政府理应看好自己的钱袋子。引进人才政府官员你的知道人才是谁,能干什么?

一、引进人才不能一窝蜂搞相互攀比的金钱奖励

人力是我国治国根本,最大的世界竞争优势。今年以来,各省(市)自治区,包括开发区,高开区,留学人员创业园,几乎所有的机构都加大了人才引进力度。一时间,人才引进成为最热门的话题,超过招商引资的热度。一些地方政府开口就说几百万的资金奖励,包括长沙都加大了奖励力度。一些相对欠发达地区只能干着急,比拼花钱“奖励”,政策优惠成为地方政府比较开放力度,体现经济实力的游戏,这样“比拼”下去,会产生三大弊端,一是,似乎经济实力强大的地方,人才引进比赛一定会赢,给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中西部的某些地方造成没有钱奖励,人才不来的概念性差距;二是,纳税人的钱、公共财政随便“奖励”显然违背了公共财政的管理原则,放宽钱袋子一发难以收敛;三是引进人才只看学位,文凭,不是根据以往人才的工作业绩,成就考察引进。盖茨,乔布斯和卡兰尼克这些富可敌国新财富人才一个都引不进来,引进人才成为花财政钱的摆设。三是人才引进不顾地方产业发展实际需要,一窝蜂攀比的引进,造成滥竽充数,我可以说真正的人才可能请都不来。你看恢复高考近40年,湖南人从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和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几个被引进来?

如今,把“千人计划”人才捧上天,那些不愿意申请的“千人计划”的一些人,他们或许才是真正的人才,因为不申请任何所谓“计划”、获取资金奖励的人才无需我们地方政府引进,奖励,他们或许在全世界不愁没很好的“饭碗”。

我可以告诉人才引进机构,约90%的千人计划所谓人才,在北美没有过公认的学术关,没有经过学术考验,没有获得常青藤大学博士学位,获得终身教授头衔,获得跨国公司(世界100强)业绩考验。

每年,所有归国留学生总人数中大约只有5%的北美博士回国服务,那也仅仅是博士学位,远远没有经过各种“合格”的成就考验。可是60%中国留学博士进入了美国硅谷,更优秀的进入大学,进入了华尔街和国际机构,找不到工作的可能回来的多。

现在,引进人才看文凭,学位,不看业绩,年龄和创新能力,合格任职资历,造成“假博士”,“假教授”,候鸟式的不合理流动现象。

根据我的经验,一般来说,名校教授只在名校之间流动;大公司,跨国公司,上市公司高管和高级工程师只会在大公司流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谁愿意自贵州,云南,新疆的大学?因此,引进人才一定要看“过往业绩”,看“合格资历”,以及创新实际能力,包括专利发明。奖励要以“荣誉奖励”为主,现金奖励为辅,列入公共财政预算。

为了防止“假教授”,“假博士”等所谓头衔到处飞,鱼目混珠,滥竽充数,我建议教育部,人社部规定,或者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规定。在填写简历,印刷名片,或者提交个人学术资料时,应该注明XXX大学的博士,XXX大学教授,XXX机构研究员。聘用的、客座的,、讲席的都应该仔细注明,不能滥竽充数,各个机构包括政协,人大代表都不能“造假”,忽悠学术头衔。     

我们允许聘用各级各类人才,包括大学和研究机构,但必须注明聘用,兼职。我很担忧在海外学术会议上注明“来自中国大陆的教授”,其他国家则没有载明的“特殊待遇”。

王义高认为,中共财政,有关方面应该进行一次检查,制止违反公共财政管理,使用原则的金钱人才引进计划,方法。

二、应激活鼓励本地人才与归国一视同仁,相互竞争

引进“海归”人才没有错,但不能戳伤本地人才积极性,应该一视同仁看重人才,评价人才一个标准,既不要搞“倾斜”照顾那个群体,个人,也不要“吹毛求疵”的政绩观,刻意的行政干预。

要坚持以放权、松绑、激励、服务为重点,最大限度地营造吸引高精尖缺人才市场氛围。培育人才,目标要求——产业,大学和科研机构需要;人才引进——业绩,资格考验;人才培养——机会与挑战并举;奖励激励——物资与荣誉相结合;服务保障——个人,家庭安排公开化服务。这样或许可以构建我国独特的人才新政策。

长征路上,战争年代,战士只要勋章,奖励,荣誉,参加长征的资格,从没有人要金钱,现在,大规模的金钱奖励别“带坏”了年轻人的创新精神

从世界的创新历史看,真正能创造富可敌国财富的人,从不要政府奖励,只会把财富捐献给社会。许多没有获得文凭的世界技术发明,创新的超级富豪,每当大学授予他们学位时,他们都显得非常“腼腆”。

因此,建议地方政府不要提倡什么“人才高地”,“高端人才”。“高层次人才”这套政绩划分,其实没有一个人可以判断什么人可以创造社会财富,发明什么?贡献什么?哪种技术会突然颠覆世界?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可都没有大学毕业啊,马云没有教授,博士头衔啊!玩微信马化腾颠覆了商业银行支付垄断,他们算什么?谁能引进这样的“高端人才”?他们无需金钱奖励。

我们创造创新型人才的成长环境远比花钱奖励,评比职称重要的多,因此,高级职称评比必须从严把关。

钱学森,华罗庚等一大批“人才开国先锋”都不是冲着金钱奖励回国的,他们在回国前已经体现了“合格”能担当一切重任的资格,国家从未乱花钱引进一个冒牌货,令人欣慰的是当时的领导人知道人才能干什么,现在的领导人多数是“盲人摸象”,谁也不知道谁。

想要中国诞生第二个人才成长的“硅谷”,让年轻人创造富可敌国的“新财富”,涌现可以一网打尽的颠覆性技术创新,我们仍然要做许多的扎实工作,你官僚主义,人才比你更加“官僚”忽悠。

因此,王义高建议:

重视,引进人才不要搞“双重标准”,要一视同仁。

重视“海归”和地方人才并举。不要搞一时的功利主义的“偏袒”,“倾斜”政策。国内外的历史告诉我们人才是环境成长的奇怪“动物”,把营造理想的人才成长环境放在首位。

    2、加强人才引进管理,做好前期的调查工作,“微服私访”工资,以及各种途径的业绩“资格”审查,采取推荐(诸葛亮就是被推荐的),政府,开发区邀请和申请并举,防止人才引进中的各类投机取巧行为,制止泛用公共财政,金钱至上现象。(2017.7.10)

    ——————

王义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教授、湖南省侨联特聘专家委副主任,全国侨联特聘专家。。

电话:0731-82829606,13808477067,2508535025@qq.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