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高:扭转海外暴购不合理消费
2017-09-16 18:24:44
  • 0
  • 3
  • 27
  • 0

王义高:

扭转海外暴购不合理消费,加快重建消费

信心,从消费领域拉动湖南经济增长

前言:投资、消费和出口是决定传统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但海外旅游和暴购,规模已高达2300多亿美元,以及大量跨境电商进口的消费品挤占了国内市场,如此以来,怎么不让产能过剩雪上加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扭转不合理消费现象,才能让湖南经济稳中向好发展。

一、加快供给侧改革,实现国内外消费市场相互匹配

1、热衷海外消费和疯狂旅游问题。并不富的中国人热衷于海外消费本身没有错,但在经济学家王义高看来,背后的复杂因素值得关注:一是中国贫富差距严重,一部分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占据了大量财富,有钱消费,肆意挥霍,造成中国人都很富裕的假象。从绝对数字来说,中国进入中产阶级的人数几近一个欧洲的人口,富豪人数超过一个法国人口;二是不健康的消费观念,或者是炫富,“崇洋迷外”思想作怪,必然贻害中国人消费观;三是国内假冒伪劣猖獗,无货不假,政府打击不力,甚至包庇纵容,让消费者失去信心,只能盲目迷信海外品牌。

几百年来,中国落后,工业化水平低,西方消费品从洋火,阳伞,洋油到洋车,早已植根于中国人心中,中国人的自信心,现代消费观从未真正培育起来,企业缺少品牌意识,如今实体零售业商场落到咎由自取的地步,中国人每年海外旅游,“暴购”规模已高达2380多亿美元(约合1.5万亿人民币),“崇洋迷外”更变本加厉,如何不叫人心酸!

2、消费市场潜力依然强势如何消化产能。中国经济放缓,可中国消费未减少,消费市场并没有出现经济低迷,消费总额还保持两位数增长,但相对以前持续十几年的15%增长速度已经降下来了,CPI长期在地位徘徊,让企业失去更多市场利润,陷入技术升级困境。

现在国内消费逐步高端化,实用消费不是很兴旺的时候,品牌消费和“价值消费”却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大量消费外移就更值得中央“十九大”政策,地方政府的政策注意和研究,中国消费外移不是一个简单购物问题,海外的“崇洋迷外”消费既有海外市场经济发达问题,又有中国缺少高端消费供给不足问题,不管什么问题,实际上造成中国许多企业产能过剩,外汇减少,零售商场出现的大规模倒闭潮。

二、国内企业要从品牌上下功夫,取信国内消费者

1、代工企业如何建立自己的品牌?多数海外旅游,暴购的中国人或许不知道,许多国外品牌就是在中国生产,是中国工厂的“代工”产品,苹果的玻璃屏幕就是位于长沙的蓝思科技垄断生产,为苹果和所有手机配套的上游产品,一些人出国旅游却要用更高的价钱从国外买回,可消费者不管这些,心理上仍然认为海外品牌确实比中国产品有质量保障,西方工业和消费体系确保质量管理到位,我们暂时不可及。这就是几十年来“消费信心”逐渐丢失的问题,可行政管理部门、工商联,协会组织和企业家对此无动于衷。

中央提早启动供给侧改革,在消费端建立消费信心,拉

动消费市场,指导企业生产升级,不仅能促进了消费供给侧改革转型,产品升级,同时止住中国零售业实体门店倒闭关门频发问题,保证零售业小商小贩,就是保住他们的“生计”,进城农民不失业。

“三驾马车”中的出口和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GDP贡回报已大幅降低,投资的边际收益率几近于零,若不加快改革,很快中国的投资会跌入“负增长”,陷入中等国家收入陷阱,加上消费“外移”,中国消费“空心化”会让中国经济增长更加乏力。

2、消费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效应。在一个相对的时间阶段,中国经济最重要的贡献在于消费,按照西方经济学的微观消费观念,“消费等于投资”,因为,对于生产企业来说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提升中国人的国内消费,能维系企业的扩大再生产能力,加快技术革新步伐,这是消费与生产的逻辑关系。

并不富裕的中国人缺乏现代消费观念,疯狂旅游,从事海外暴购,不仅消耗掉自己的储蓄,养老金,而且缺少了在技术创新,文化消费,教育消费,保健医疗方面的开支,一方面他们是用储蓄“虐待”自己的晚年退休生活,狭隘地看待退休生活中仅有玩与消费才是自己的人生,却不知道“健脑”——从事科研,或者其他有价值的活动可以提高寿命,更健康地活着,如何利用自己的晚年为国家贡献自己的知识,而不是仅仅抱怨国家福利待遇低;另外一方面即使是疯狂旅游,购物也无法克服抑郁症,孤独,无奈的生活状态,因为,一旦失去群体和社会的尊重,他们什么都不是,无异于动物,吃饱喝足了此一生,在孤独中死去。

经济学家一值在研究如何把过快的海外消费拉回到国内进行研究,中共湖南省委、省政府应该敦促有关机构开展提振湖南“消费信心”的活动,制定相应的地方法律法规,消除人的“崇洋迷外”消费观念。“开放崛起”,开放是让自己强大起来。

人们疯狂旅游,海外消费,我们看看消费制度上问题,以前大家工作忙,退休了疯狂旅游,购物,消费,娱乐,因为,绝大多数正省部级以下级别的、60岁退休的人不论你如何为国家作出贡献,有诸葛亮之才,从此再无任何重用的机会,也不能办公司,参与经营,何况,普通老百姓不玩耍,他们能为国家做什么呢?人生退休后的“第二春”的出路在哪里呢?我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让退休人员干点活,可以弥补一些服务性工作的人手不足。

3、旅游团不能组织购物?我们不知道为何旅游管理部门不允许国内旅游购物消费,不允许组织“购物团”,为何不能明确,购物的事先申明购物团,不购物的申明不购物,由消费者选择。

对海外旅游没有设置这样的规定,出国人员大包小包往国内扛。因此,建议取消国内购物团限制,合同规定购物和外出时间,由游客自己选择,旅游管理机构最大的问题在于,我国虽有每年旅游高达27亿人次,似乎高铁难以满足人们旅游,但旅游公司却无法赚到足够的利润,旅游机构下文件,却不知道调整游客与企业合理,合法的关系。因此,去海外旅游就根本抛弃了旅游行政机构的管辖,购物也就没有人限制了。

我们看到日本,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虽然设置了法定退休年龄,但自己只要愿意工作,无论是公司,政府,议会,总统都可以继续工作,继续纳税,继续研发和经营,这等于有一部分人“推迟”了退休年龄,增加了劳动供给,积累更多的储蓄,特别是一些研究,参政议政和服务领域,年龄与他们退休法定设置几乎没有关系,继续工作的这部分人没有时间旅游和出国消费。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海外旅游消费是1.5万亿人民币,大约一半以上用于购物,令人滑稽的是如此庞大的海外旅游和暴购,国内许多旅游公司却很难赚到钱,为了多出去旅游,游客们拼命压低价格,出现“粗放式”出游现象。

消费,购物,旅游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但国内市场不讲信誉,假冒伪劣打击了人们国内消费的信心。

除了暴购,国外权威媒体公布的中国人在海外的购房,美容、医疗,药品代购,子女教育的消费高达3.5万亿人民币。一方面国内企业产能过剩,市场饱和,另外一方,国民大量海外旅游,暴购,一旦失去了消费市场,我省经济更加雪上加霜,如何扭转不合理的消费现象,需要从容解答。

为此,王义高建议:

1、加大打击国内假冒伪劣产品的力度。对于生产,进口,销售卖假冒伪劣的要加大追究法律,刑事责任。对于有一次造假,诈骗,又赖着不陪的企业和个人建立轻重不同的“黑名单”制度,纳入重点监管,定期检查范围。

2、加大海关,跨境电商,保税区,物流,以及零售业领域的检查力度,建立全国系统,一个省(市)区检查出问题,全国联动查处机制。对“问题企业”要安相关行政监督人员进入现场监视生产,实行原材料跟踪备案。

3、旅游行政部门应取消限制国内旅游购物团组的限制,建议旅游组团的合同可以特别注明购物时间,地点和方法,由消费者选择是否参加本团组,旅游公司的合理利润不因为“过度竞争”被削减,实现国内旅游,购物,休闲一体的国内外政策相互匹配的市场管理体制。

————

(2017.9.16)

    ——————

王义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教授、蓝思科技独立董事。

电话:0731-82829606,2508535025@qq.com 

(本文感谢赖明勇、胡旭晟、骆伟、李国熊、朱道弘、朱建山、孙民生、陈晓红、柳思维、饶育蕾、周群飞、郑俊龙、彭孟武、张早平、唐敏和魏晓的指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