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加快开放崛起,湖南如何开辟“一带一路”经贸新市场?
2017-07-25 14:13:26
  • 0
  • 0
  • 2
  • 0


为加快开放崛起,湖南如何开辟“一带一路”经贸新市场?——王义高委员提出四点建议

对外经贸规模是开放崛起最为重要指标。仅仅对比我们临近两省的数字,足以说明湖南目前所处差距6月20日十一届省政协第24次常委(扩大)会议,杜家毫书记听取委员意见并讲话,获得了委员们的热烈掌声。我因为参加了胡旭晟副主席率领的的第三小组,赴广东与河南考察,因此给已经完成了的调研课题“补充”一点我的个人意见。

一、湖南进出口成绩不尽人意,如何开放崛起见成效?

根据湖南日报报道:2016年湖南外贸“成绩单”:全省货物进出口总值1782.2亿元人民币,出口1205.2亿元,进口577亿元,可是湖南外贸进出口与我们调研的广东和河南相比较,湖南不仅规模差距大,下滑百分比也高于河南和广东。湖南要实现“开放崛起”,进出口是一项非常重要、无法“忽悠”的统计数据。我作为曾经在外贸援外系统工作、又从事经济研究多年的经济学教授,我必须告诉大家,70%的对外贸易由外资在所在地区投资实现的,在过去的改革开放39年里,我们的技术发展80%靠对外贸易的“技术溢出”,FDI投资获取,我们的所谓的自主创新才刚刚开始,包括CCTV报道的所谓我国国产打飞机,不过是造了一个“壳”,引擎是美国GE公司生产的。当然具体细节我们无需讨论,只是说明对外贸易,招商一旦失去动力,我省经济必然急速下滑,难保6.9%GDP的平均增长,湖南可能是GDP跌入五最快的省份。

广东的强势地位。湖南长期依赖的“开放门户”—

—广东,2016年贸易进出口总值占全国逾四分之一。全年实现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6.3万亿元人民币,占同期全国进出口总值的25.9%,仅仅是进出口贸易便是湖南GDP的二倍,广东省一个省的GDP已与俄罗斯一个国家相当,而湖南大致与埃及相当,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2016年广东省对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表现各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据统计,2016年广东对“一带一路”国家累计进出口1.3万亿元,增长6.5%,占全省的20.7%,占比提升1.5个百分点。数据显示,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实现进出口2.73万亿元,增长2.2%,占全省的43.4%,首次超过加工贸易(38.8%)。

必须强调的是,2016年广东省外贸新型业态发展迅猛,跨境电子商务规模居全国首位。与湖南接壤的粤东西北外贸实现逆势增长,这表明广东省外贸开放型布局更趋合理,湖南有什么好“矮化”自己的,应该加速与广东省,包括粤北和所谓的大湾区的对接。

2、比肩河南省,湖南为何落后?2016年河南省外贸进出口规模首次跨入全国前十。2016年,河南省进出口4714.7亿元,多出湖南省约3000亿人民币,高出全国增速3.5个百分点,凭此数据河南省外贸进出口规模首次跨入全国前十。

据海关统计,2016年,河南省进出口4714.7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6%,同期全国外贸进出口下降0.9%,增速高出全国增速3.5个百分点,可是五年前,河南省对外贸易几乎与湖南不相上下,几乎等同。富士康及其配套企业的进出口3171.9亿元,占去全省进出口的67.3%。以手机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已取代传统产业独占外贸进出口鳌头,成为河南外贸的支柱产业,国家选择郑州为“中心城市”而不是长沙,看看郑州对外开放,崛起部分,包括欧洲班列和临空经济发展长沙恐怕需要10年才能赶超郑州。

可喜的是胡旭晟副主席和骆伟巡视员带我们省政协“开放崛起”第三小组考察了解了广东和河南两省的发展形势。因此得以让我有机会“补充”书面报告给领导。

郑州临空经济区占地40多平方公里,跨越两个县区,高铁形成“井字型”交叉,长沙市“十字型”。区内富士康及其相关企业落户在临空经济区,年生产加工手机3.5万亿台规模,强力拉升郑州市对外贸易进出口规模,可以说以前郑州并无电子产业,但现在电子产业规模已经可以占湖南省GDP的7%~8%,我也曾经在山河智能担任6年独立董事,非常了解我省工程机械现状,最好的中联重科不过排名世界第七。

湖南不痛定思痛,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改善招商引资环境,重视工业园区建设,特别是对新兴产业决定湖南开发崛起规模,质量和技术集成能力。不然湖南不仅无法通过“开发崛起”,很可能导致资本,人才,规模企业加速“外流”,希望省委,省政府,省政协予以高度重视,仔细分析,切中要害,只有通过对外贸易这个“问题导向”才能实现湖南的战略目标。

二、“一带一路”给予湖南对外贸易又一个新机遇

不要以为湖南既不靠海,也无延边,内陆省份如何开展对外贸易?粤北发展很好,我们必须提振信心,创新思维,加快步伐,郴州永州与粤北粤西几部之遥,为何差距就这么大呢?

1、一带一路替代传欧美市场符合湖南产品特色。长期以来,我国贸易伙伴集中在欧美日韩等相对发达经济体,当中国市场一般消费品饱和,产能过剩,西方国家就已经开始外资撤离,转移投资,关闭进口市场,唱衰中国经济,所以,中央及时提出“一带一路”中国战略,湖南如何切实跟进尚无具体措施。

我们怎么能动员我省企业,配套优惠政策,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广泛的经贸合作,就足以获取欧美日韩以往的经贸规模,但是,现在,我省主要领导,机构忙于扶贫,救灾,没有时间落实开放崛起战略的实施方案。

我曾经在我省外经贸系统工作多年,一度在新加坡跨国公司任职,“我国与“一带一路”64个国家或地区进出口双边贸易值约为1多万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25%,尚不及中国与美日韩三国贸易额之和,发展潜力依然巨大。”

2、要充分认识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东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进入欧洲经济圈。湖南已经开通“欧洲班列”,但目前周转时间需要三个月一趟,处于亏损阶段,下一步要把欧洲班列从“新闻”变成对外贸易的骨干力量,让更多我省产品“搭上”欧洲班列。省委,省政府不想点具体办法是不行的,郑州的欧洲班列已经拥有专门的编组,物流系统,成常态化发展趋势,长沙在干什么?省委要加强督导,把注意力转移到发展经济的战略方向上面来。

目前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至少包含65个,除朝、日、韩三国外,其余所有亚洲国家几乎都包含在“一带一路”战略范围内。 

“一带一路”地理面积几乎占全球陆地面积的一半,总人口44亿,占全球人口的62%。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28.5%。庞大的人文、经贸和地缘政治资源给了我国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尽管中国面临欧美日韩撤资,部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和其他国家生产,我国对外贸易开始下滑,我省如何动员国内的企业,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以对外贸易为开放崛起强力抓手,就可以填补欧美日韩传统市场,把湖南“短板”变成优势。

湖南的经济的潜在发展势头不清,在全球新兴产业发展的近10年,我国已经有400多项新兴工业产品在应用和生产规模化方面世界第一,除蓝思科技外进入全球产业链分工研发体系外,湖南几乎没有一项。可见湖南产品、技术集成和制造规模“技不如人”,未来经济增长堪忧。传统产品遭遇产能过剩,转型升级压力,新兴产业湖南又不多,“一代一路”是这一转换时期湖南唯一出路。

三、拓展对外贸易新市场,寻求替代欧美日市场

 “一带一路”为我国出口开辟出一片新天地。长期以来,我国贸易伙伴集中在欧、美和日,以及东南亚和四小龙等相对发达经济体,即使如此,湖南多年来落后于其他省份,如今中国消费市场饱和,多数产业领域产能过剩,外资撤离,关闭进口市场,转移投资,唱衰中国经济,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借助“一带一路”,拓展新市场,动员我国企业,配套优惠政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广泛开展经贸往来,进行国际产能合作,足以取代欧美日韩经贸规模。

2014年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或地区进出口双边贸易值约1多万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25%,尚不及中国与美、日、韩三国贸易额之和。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五通”,打造“命运共同体”,道路连通与贸易畅通是“五通”的基础,建筑道路需要工程投资,设备,修好道路需要汽车,虽然日美德具有汽车的绝对优势,但“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并不富裕,普通老百姓消费处于一般水平,他们的需求具有相当大的差异性,这给了我国中低档汽车提供了出口,包括零部件和4S店服务提供新机会。

“一带一路”战略,将助力基础设施建设走出去,房地产走出去,劳务工程走出去,通信设施和农产品深加工方面走出去。我国在七大类,162产品在世界产业领域具有相当优势,有着相对成熟的生产能力和经验,遗憾的是我省企业和技术优势却不多,但“概念优势”比比皆是,“对接优势”个个委员都可以谈上一大堆,但谁能做?谁来做?省委省政府未必知道?

根据我们调研了解,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以铁路为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除土耳其、孟加拉等少数国家外,多数国家铁路里程与国土面积的比值不及1%,与欧盟的5.7%差距甚远。我国拥有设备、工程技术和劳务输出优势,以及铁路铺设经验和投资能力。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丝路基金已经投入运营,将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产业合作等有关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亚投行可以为企业走出去开具工程承包保函,提供政府信贷,政府贴息,但至今未能及时制定相关战略计划和投资优惠政策。

    四、走出去的路径选择,积极开展国际产能合作

在经贸合作方面,“一带一路”战略将在两方面促进我国出口转型:

1、加快优化出口产品结构。我们要向周边国家出口成套设备,“集成技术”,帮助周边国家按照中国的技术标准生产,既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又要集中力量,加快形成一批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型产品出口和投资,以出口带动产业升级,转型发展,形成资本密集和技术创新型的产业结构,走出为欧美日和新兴国家的“代工”模式。从大飞机报道来看,我国正从模仿进入到“技术集成”的新阶段,湖南应该加快技术集成的支持部分,所谓人才引进应该有企业自主选择,少搞花架子,文凭化,学位化人才引进,实际上我们大量需要的是新兴产业的工程师,职业经理人,而绝非文凭和学位。

不要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工业化程度均不高,对机电生产设备和其他工业产品需求较大,就忽视我们的产业结构调整,忽视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结构优化。

2、要创新出口方式。通过大规模的投资,信贷支持,以资本输出带动工程劳务和设备输出,以及我们优势商品输出。

过去我们乐于与西方国际开展国际贸易是为了寻求外汇来源,创汇创收。如今我国外汇储备充足,加强国际产能合作,企业产品升级才是解决产能过剩的方法。因此外金贸战略目的完全不同,时代发生了变化。

从战略角度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望成为中国的主要装备、贸易产品、资本、技术集成和劳务输出国。

“一带一路”国家仅仅占中国总出口的24%,随着与相关国家与地区自贸区协议的签署和出口结构的优化以及出口方式的转变,沿线国家将超越欧、美、日成为我国最主要出口国,外经贸往来国。因此,王义高委员提出四点建议:

1、加强“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投资合作和贸易往来,湖南仍然要继续加强与广东,深圳和香港澳门的经贸合作,包括沿海地区,浙江省民营企业的资本引进,技术引进。

2、加快制定我省国际产能合作计划,优惠政策安排。加快走出去,引进来,大“开发崛起”战略做好实处。

3、重视“一带一路”产业转型机遇。要以“一带一路”为契机,改变过去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世界工厂的“代工”模式。湖南要重点做好出口资本密集型、技术集成型产品和成套设备的对外贸易和经贸合作,以出口导向的产能合作来改善我省工业结构。   

4、我省州市政府,政协委员要继续深入企业,工业园区,把优化货物贸易结构作为为开放崛起的调研课题来做,动态观察,摸排列表,制定我省外资企业+加工贸易向“民营企业+一般贸易”的发展计划,落实开放崛起战略。

——————

王义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教授、省侨联特聘专家委副主任、全国侨联特聘专家;沃里克大学《高级战略制造业管理》访英学者、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电话:0731-82829606,13808477067,2508535025@qq.com

(2017,7.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