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高:高成本时代的农业经济体制亟待改革
2017-10-01 12:13:28
  • 0
  • 0
  • 24
  • 0

经济学家王义高说:

我国农业已进入"高成本"时代,农业经济体制亟待改革

(王义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蓝思科技独立董事)

一、中国农业经济体制弊端影响农业效率

1、中国农业人口众多,生产效率不尽人意。非常巧合,美国新任驻华大使71岁的艾奥瓦州前州长,熟知农产品贸易的布兰斯塔德来自美国的农业州,布兰斯塔德出生在艾奥瓦州一个农场主家庭,被誉为习总书记的老朋友。

我们借此机会探讨中美农业成本和国际竞争力。中国人口众多,农民众多,但效率却不高,6亿多农村人口却不能让另外的中国人口吃饱喝足,吃好喝好,还要大量进口粮食,油料,葡萄酒,食糖和牛奶等。

从土改,人民公社到家庭联产承包制,以及现在的“土地流转”,中国农业生产模式始终变化不断,农业产出效率时高时低,但农业确非常需要稳定,需要“家庭责任” 

在气候、水资源和地理区域上,不要认为中国西北农业条件差,不能发展农牧业,看看以色列农业历史,以色列的恶劣的气候、水资源短期和土壤沙漠化远比中国恶劣,但却被誉为“欧洲的厨房”仅有的3.5万农业劳动力,不仅满足本国口粮还可以向欧洲出口10亿美元的农副产品。我国有辽阔的草原,却要进口澳洲牛肉,美国和南美牛肉。

一些人总是夸大美国农业的自然条件,很少检讨自己的农业效率,农业经济体制,中国6亿农村人口,却要另外进口3亿多人口的口粮,这几乎是一个欧洲的总人口的口粮和食物,因此,技术应用和农业生产体制阻碍了中国农业效率。

2、中国农村现状应该予以高度关注。中国农业投入的机械和科技不足,包括生物技术和农业服务,另外一方面农民对农业机械的应用效率低,维修技术能力比较低,学习先进农业技术积极性不高,农民宁可打麻将,扑克,旅游,参与赌博都不愿意学习农机技术,生物技术和农田改造,进城打工成为农民的首选,第一代农民老去了,新农民工产生了,一些人一味鼓吹“劳务经济”,青年农民也不愿意呆在农村务农。既然城市发展靠年轻人的创新活力,那么农村留下老人和孩子会有发展吗?

但如何留住年轻人,构建职业农民体制,农业体制创新必不可少。因此,我们建议建立世界上普遍存在的家庭农场的农村体制,取消乡镇一级政府,各农场直属县(市)区,因为,城市注册民营企业不论大小都没有主管,农场直属县(市)区,取消乡镇一级农业管理行政机构。

不然,我们估计中国农业装备,技术应用,服务体系,至少需要10年以上才能赶超美国,假如要兼有工业、技术研发和发达国家专业化、相对土地和务农人口的出口农业赶超恐怕需要20年。现在农业“12连收”,但丰收的是玉米而非稻谷和小麦。中国何时向世界粮食市场大规模出口农副产品,大豆、谷物和小麦,以现在的农业体制我们不得而知。

2、越是农业人口多,农业效率越低。“三农问题”包括扶贫解困还没有彻底解决,粮食成本与竞争力的关系又需亟待解决。

美国农业劳动力成本大约占总农业成本的10%,中国到底需要多少农业人口,多少土地,才能养活中国人?才能生产高级消费农副产品?始终没有科学和经济测算,农村青少年的自我流失非常严重,建立家庭农场和职业农民试点工作迟迟没有开展,生产队没有了,村委会,合作社又不是农业生产的法人主体,如何让农民回归“责任”农业体制中来? 不是下文件,财政补贴,进口和开放市场可以解决的问题。

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6倍。但美国人均耕地、林地、草地面积分别约为中国的4.9倍、5倍和5.2倍,中国人口如此之大,农业就业人数是美国的80倍,人均经营耕地面积是中国的100.6倍。中国农业却还说劳动力不足,人口红利消失,而少有研讨自己的农业效率。

从中美农业对比来看,寻求替代人口红利的是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生物技术、技术应用和农业市场化服务,而不是增加农业人口。

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出生在艾奥瓦州一个农场主家庭,他非常熟悉美国农业成本,国际价格。

美国农业机械作业规模化、智能化程度远远高于中国,大幅度地降低了人工成本,提高了效率,美国农业劳动力投入成本不到总成本的10%,因此,美国农业资本、技术、机械的投入对劳动的替代非常明显,因此,美国农业人口大约只有600万,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约为250万,因此,只有减少农业人口,才能提高农业商业化水平,而不是继续让农民自力更生,吃掉自己所种的粮食。究竟如何才能改善农业现状?具体方法是:

一是大规模资本投入农业,包括民营资本,以提高农业资源的利用效率,资本注入程度,包括财政投入,技术应用,休闲农业开发,但重要的是农业体制改革。加大投入前需要建立一个“法人主体”,来负责投入产出效率,实现“自我经营,自负盈亏的农业体制;

二是加快农业劳动力城市化转移?让中国农业总人口下降至约3亿,直接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口保持在1亿至1.5亿人左右,这样国家财政才投的起农业和农民。我国沿海省市,发达地区的农村种植主要粮食的农民越来越少,即使从事农业生产,多数种植经济作物。我们留下3亿,或4亿农民,农业产值与农业人口比仍高于发达国家农业人口,兼有现代农业和工业化发达国家的农业人口一般占全国总人口5%,可见人口并非是增加农业生产的唯一要素。

三是建立家庭农场。只有建立家庭农场才能为农业生产单位培养出职业农民,让财政补贴直接给农业生产主体。只有依赖家庭农场才能留住青年农民,增加技术应用能力和资本投入,这可以企业经营没有什么差别。

中国目前的农业管理体制仍然是县,乡镇,村行政体制,远没有进入农业的职业体制,党的十九大应该加快农业体制改革,从制度层面保证中国农业竞争力,不然中国的粮食进口会不断扩大,超过一个欧洲人口的粮食需要进口的时间并不遥远。

二、中国主要农产品成本都很高,缺乏国际竞争力

中国玉米、稻谷、小麦、大豆、棉花等主要农产品亩均总成本分别为1083.72元、1202.12元、 984.30元、674.71元、2288.44元,分别比美国高出56.05%、20.82%、210.42%、38.44%、222.84%。

我们来看“十一连收”中国玉米,优势的丧失很快体现在国际贸易上。2010年,中国进口玉米大幅增加至157.24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150.18万吨,2012年达到近年峰值520.71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511.30万吨。 

中国进口小麦都保持在300万吨及以上,进口最高年份是2013年,总进口达到 550.67万吨,从美国进口高达382.01万吨。

2015年,美国大豆亩均产量比中国高出54.90%,中国大豆进口已逐年攀升至目前的8000多万吨。更可怕的是表面上中国是从美国进口大豆,但实际上几乎所有大豆贸易均由日本资本控制,日本在美国西海岸设置许多粮食港口,专门为出口中国服务。

中国棉花亩均产量比美国高75%,棉花进口在2012年达到波峰为513万吨。

2016年,中国每50公斤玉米、稻谷、小麦、大豆、棉花平均出售价格分别比美国高出109.91%、50.89%、98.69%、102.78%、44.57%,中国粮食竞争力下降可见一斑,现在是加快农业制度改革,因此,我们建议建立家庭农场制,实现技术应用,资本投入,补贴落实调整中国农业高成本趋势,切实降低中国农业成本。

三、中国亟待建立农业服务体系,改善农业服务条件

中国农业为何不如美国?美国多数农产品服务费占比80%,比中国高出许多,说明我国为农产品和农民提供的服务不足。对比稻谷亩均物质与服务费用480.86元,298.91元,分别比中国高104.64元,97.1元,因此,美国农业机械化程度和服务领域投入都高于中国。农业服务包括技术应用,推广优良品种,抵御灾害和开展国际贸易。

美国农业机械作业规模化、智能化程度远远高于中国,大幅度地降低了人工成本,劳动力投入成本不到总成本的10%,因此,美国农业资本、技术、机械的投入对劳动的替代非常明显,因此,美国农业人口大约只有600万,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约为250万,因此,只有减少农业人口,才能提高农业商业化水平,而不是农民自力更生,吃掉自己所种的粮食。

3、农机普及基础竞争力滞后。世界上农业先进国家的农业机械化水平都比较高。美国不仅早已在粮食作物上而且在棉花、大豆、烟草等品种上实现了耕种收全程机械化。在三大粮食作物中,小麦耕种收机械化率为93.66%;玉米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为81.21%;水稻耕种收综合机械化为78.12%,                                                       

美国、欧洲的农机智能化已经在农业中广泛应用,中国在这方面落后不少。要下大力气将卫星、传感技术、计算机测控技术、无线通信技术、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先进技术和设备应用到农业机械领域,推广普及智能化农机,以农机智能化引领农业现代化。2508535025@qq.com

(本文感谢赖明勇、胡旭晟、向佐谊、骆伟、李国熊、谢文辉、胡建光、陈晓红、柳思维、饶育蕾、周群飞、郑俊龙、彭孟武、姚玉伦、饶育蕾、张早平、唐敏、魏晓的指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